唐真亚:大湖无言 鸿雁依旧
  

  洪泽湖老山子湖区面积约270平方公里,分布着11个渔村,3500余户渔民,日常交通主要依赖水路。唐真亚每天自驾小船在各渔村间穿行。

  19年过去了,在浩瀚无际的洪泽湖上,唐真亚一桨一桨划出了近20万公里长的“水上邮路”,相当于31条长江,被湖区渔民称为“大湖鸿雁”。2018年10月,唐真亚当选“中国好人”。

  “党和人民给了我至高无上的荣誉,全国优秀共产党员、全国劳动模范、党的十八大代表、全国‘十佳’最美投递员、全国‘百位’创新争优优秀共产党员……”唐真亚对此深感自豪。

19年来,唐真亚一桨一桨划出近20万公里“水上邮路”。 图片作者:吉尔云

  笑声依旧爽朗,腰身却弯了

  再次见到唐真亚时,他的脸被湖风吹得更黑了,腰身被船桨压得更弯了,可爽朗的笑声依旧,透出的那份坚守依旧。

  1999年,当了16年代课老师的唐真亚下岗。父亲唐保忠说,镇邮政支局缺个邮递员,你去试试吧。为此,唐保忠还花1500元请人打了一条新船。

  到了才知道,这个所谓的支局其实就一间砖房,职工就他一个人。这“一人一房”的支局,却要服务长年“漂”在洪泽湖中70多个湖汊滩头上的渔民,而他的“坐骑”是一叶双桨的小木船。

  第一天就没完成任务。摇着小船,100多封信他送出去不到一半。“最近的滩头十几二十里,最远的六七十里,就是不吃不喝也送不完啊。”

  在唐真亚之前,镇邮政局已换了11位投递员,一年一换,都嫌这不是人干的活,跑了。“让他去是想舒缓一下他下岗的落魄,没指望他能长干。”唐保忠告诉记者。

  洪泽湖区水深落差大,有时送一封信要用三种船“接力跑”才能送到位:水面开阔处开机动船,到了河道换划桨木船,水再浅点就撑篙,最浅处就要穿胶鞋下来推船了。最远的刘咀村,70多里,一封信经常送得骨头都要散架。

  “黑云压过来”“咯吱咯吱摇着船”“脚踩淤泥吱吱叫”,听着唐真亚的介绍,没见到当时的情景,你也能体会到水上邮路的不一般。

  大湖无语,芦苇交错,白茫茫一片,村和村之间能相距几十里路,一点点声响都让人兴奋。刚开始,他每年冬天都要被大湖上的风冻哭一两次。“不完全是冷,还有一个人面对一大片悄无声息的水顿生出来的那种无助。”每到这时他就逼自己“喊水”,也就是唱歌,边哭边唱边划船。

  洪泽湖就像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,喜怒无常。曾经有一封落款为“长山村杜中祥”的大学录取通知书:该村6个组,组与组之间相隔30多里,一个个跑下来,都说查无此人。后经多方打听,得知该考生住在靠近盱眙一个叫“剪草沟”的芦苇丛中。时值盛夏,洪水滔天,唐真亚顶着大风急浪一桨一桨划过去。至湖中心风力达到七八级,小船顷刻间被掀翻。弃船游水的他爬上滩岸时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“不是渔民的儿子,干不了这个活。”

  “哪怕再远5米就完蛋了。”妻子闫玲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“每次打电话不接,我就提心吊胆,越不接越担心。”

送去的是一份录取通知书,也是一份希望和欢喜。 图片作者:吉尔云

  渔民们不叫“局长”,叫“老唐”

  后来,唐真亚由最初的投递员变成了“支局长兼投递员”。

  如今的邮政支局已经变了模样,增加了2个人,一人负责营业,一人给唐真亚的陆路投递搭把手,水路投递仍然由唐真亚在坚持。

  “2008年5月8日,支局长兼投递员,已经10多年了。”不过,支局长一直都是单枪匹马,直到去年5月份,支局才多了2个人。

  记者在湖区采访发现,虽然多了“支局长”这个职务,但却很少有人称呼唐真亚“支局长”,更多的是“小唐”“大哥”“唐师傅”“老唐”等称呼。

  “老唐,这500块钱你帮我在邮局存一下。”“唐师傅,给我带点盐吧!”他是绿色使者,水面上到处是他的渔民朋友,小船划到哪,哪就有热情的招呼声。他是邮递员,又是往来水陆之间的采购员、送货员,为渔民们捎这带那。他的小船来时是满的,去时也是满的。

  李加梅老人今年已经86岁,老伴参加过抗日战争,30年前已经去世。

  “老人无儿无女,一个人生活。4年前,我开始帮着她。”唐真亚心疼地说。

  “小唐太好了,经常来跟我聊天,还会自己掏钱给我交电费、水费,过年过节又给我买吃的喝的,就是我的亲儿子啊!”老人对这个“儿子”连连称赞。

“老人无儿无女,我就是她的亲儿子!”唐真亚说。 图片作者:吉尔云

  哪怕只有一封信,也会送下去

  今年88岁的王慎明老人耳朵不太好,看电视听不到声音,有看书的爱好。唐真亚从2009年开始,自费为老人订阅报刊杂志,一直到现在。

  “我帮人,一般都是一直帮到最后。”唐真亚说,虽然他的经济能力很有限,但他会坚持帮下去。

  “我从来没想到过,党和人民给了我这么多的荣誉!”唐真亚告诉记者,去年他到恩来干部学院,参加了10期“身边的榜样,前行的力量”访谈节目,今年以来,已经参加了3期,希望越来越多的人树立起坚韧的品质。

  “在我们看来,他就是一面流动的红旗。”湖区的渔民们这样评价唐真亚。

  夏天时,高温酷暑,狂风暴雨。冬天时,空旷湖面比岸上要冷很多,特别是阴雨天,机动船没遮没挡,冰雨打在脸上生疼,湖水溅上甲板很快就结成冰。一趟邮件送回来,船成了冰船,人成了冰人。

  出生于1964年的唐真亚,今年已经54岁,是否会离开这个已经坚守了19年的水上邮路?

只要湖上还有一位渔民,还有一封信,这条“水上邮路”就不会消失。 图片作者:吉尔云

  “只要湖上还有一位渔民,还有一封信,我就会继续送下去,不能辜负渔民对我的信任。”唐真亚说,“党员,就要吃别人吃不下的苦,做别人做不下的事!”正是这个信念,让他在这片寂寥的湖上已经坚守了19年,并将继续坚守下去。

  夕阳西下,水面一袭碎银。河道幽静,芦苇褪去了绿色外衣。远远望去,每一户渔民家都会竖起一面国旗傲立在芦苇丛中。渔民们的生活安宁依旧,唐真亚说,他的水上邮路也会“涛声依旧”。

(来源:淮安日报社 作者:杨尚)

编辑点评

  “船成了冰船,人成了冰人。”洪泽湖区的渔民们时常这样说,他们的心里十分地心疼,毕竟唐真亚已经是54岁的人了,不再是年轻小伙子。已经独自坚持了19年,夏天时的狂风暴雨,冬天时的寒风冰雨,他是否还能身手敏捷,扛得住这洪泽湖里的波涛?“只要湖上还有一位渔民,还有一封信,我就会继续送下去!”这就是唐真亚,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没有什么华丽词藻,只有最淳朴的承诺。

[编辑:张晓剑]

淮安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
地址:淮安市翔宇南道1号 邮编:223001 投稿邮箱:hawmw@163.com

苏ICP备05001951号